螭蕸少爷

属于神经病外加神经质的懒癌末期患者,目前洗好RF(poi) SB(史矛革和比尔博) ML/HW(神夏)……不定时增加

一尾定情(rinch)

一尾定情

 

《person of interest》slash

 

(Rinch)动物化

CP: 警探Reese(蓝孔雀)/档案管理员Finch(白孔雀)

另外:局第八分局局长Nathan(金毛)/队长Carter(猫头鹰)/警探Shaw(灰狼)/警探Fusco(浣熊)/法医Root(红狐狸)

作者声明:这几位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Finch惊慌的退到墙角,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黑影,内心无比绝望。

    “为什么他会送早餐下来,我们有这么熟?……难道是因为这尾羽的原因?”Finch心里哀叹不已,看着在自己眼前越来越大的脸。

   Reese压着些许不快慢慢逼近墙角,看着对方泛着水气的海蓝色瞳孔中隐约反射着自己的身影,心里无比的诧异。

   “为什么我会送早餐下来,我们有这么熟?……难道是因为那尾羽的原因?”

 

第一章

    Shaw最近很是不爽,这是提姆之森护卫队第八分局上到局长下到门卫都知道的事情。每当大家迎着清晨的阳光踏进第八分局大门的时候,都会被打开门那一霎那扑面而来的冷风给吓得炸了毛,满室上空的乌云更是让大家战战兢兢地开始一天的工作,时常有受不了这冷空气在周围盘旋的警探一路嚎叫着冲出大门拥抱阳光不到下班决不回来。当然以上这些情况并不包括某些人:比如浑然不知头上乌云密布的警界一花Mr.Reese警探,比如来不及注意头上飘动着乌云的法医Ms.Groves,还比如完全无视第八分局的各种状况,一大早就钻进了自己档案管理室的Mr.Finch。

    入夜,Shaw闷闷不乐的坐在woods bar吧台喝酒,作为死党,Mr.Reese觉得自己有义务给自己的兄弟排忧解难外加适当的嘲讽。

“嘿……兄弟,发生了什么事这么不开心?有什么需要尽管说。”Reese抖了抖自己漂亮的尾羽,侧着身子挤到Shaw旁边坐着。

   Shaw低头看着Reese那精心打理过的尾羽,白了一眼,转回吧台继续喝着闷酒。

   Reese挑挑眉,看着Shaw阴郁的侧面,贼贼的裂嘴一笑:“那个法医终于厌倦你了?”

话音未落,一阵风从鬓角一掠而过,“啪”的一声脆响在身后响起,惊得人四散开来,有些惊恐的看着不知道从哪儿飞来,此刻已经碎了一地的酒杯。

    不以为然地歪着头,Reese笑得更加灿烂,越过Shaw朝着正和Carter聊天的 Fusco喊道:“一周的午餐,谢谢!”

    听到Reese得意的笑声, Fusco极其不愿意的结束了与 Carter的聊天,转身对着Reese辩解道:“嗨,她什么时候说分了?”

    “分了?等等……你们在说什么?!”被Reese和Fusco夹在中间的Shaw放下酒杯,警觉的看着Reese,头顶那褐色的双耳立马竖了起来。

    “他们在打赌你多久会被Ms.Groves给抛弃……”Carter偏头过来好心解答,顺手要了一杯朗姆。

    “真是找死呵,我不得不说你们俩……嗯……还真是无聊……”Shaw满脸的黑线,扶着额头叹气。

    “是啊,谁叫他俩是单身,只有单身汉才这么无聊,不是吗?”Carter啐了一口,笑着回应。

    “嗯?只有单身……汉……才会这么无聊……”Shaw喃喃的重复着。眼睛慢慢地半眯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对着坐在一边还在和Fusco讨论午餐问题的Reese桀桀桀地笑起来。

    感觉到一旁气氛不太对劲的Reese不自觉的慢慢向后仰去,体内的警报已经哔哔哔地响个不停,全身似乎都要炸毛了一般。可是没仰多少,就被Shaw用手勾了回来。“嘿,兄弟,你不是经常说要帮我排忧解难么……”

    Reese点点有些僵硬的头,转念一想,似乎哪里不对,立即想摇头,可为时已晚。Shaw的瞳孔渐渐缩成了一条直线,慢慢靠近Reese:“听好,兄弟,要是你帮我拦着Root去找Finch,Mr.E研究的那套新式武器,我就送你一套,外加一瓶今年TM春季展最新的顺毛油,如何?”

    “Finch?他是谁?”Reese有些心动,且不说E最近老是摆弄着那些个玩意儿。光是那瓶号称提姆之森的至尊顺毛油,那可是好些上层名流抢都抢不来的极品。

    “他?”“他!”“Finch?”听到Reese的问话,对面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Reese ,满脸见了鬼的表情。

    “不是吧,John……你不知道……Finch?”

    “嘿,这绝对是在开玩笑的是吧……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升起来的……谁来告诉我……月亮也行!”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Lionel,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但是……至于John我就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了……桀桀桀。”

    大家完全忽视了解答Reese的提问,相互大眼瞪小眼的开始讨论起“Reese居然会不知道Finch,这简直是个天大的新闻”这个话题。

    挑了下眉,Reese撇着嘴无辜的望着三人好半天,努力的插进一句话:咱们局里……真的有这号……人?”

 

    提及提姆之森护卫队第八分局,新进的探员一定会在第一天的第一时间知道两个响当当的人物:拥有着堪称提姆之森最漂亮尾羽的第八分局“一枝花”Reese警探以及走到哪儿都会被百分之百忽视的幽灵先生Finch。两人的故事如果要八卦起来,可谓是说上一周都说不完,关于Reese的话题总会围绕着他帅气的脸庞,健硕的身材,强大的行动力(各种意义上的)以及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孔雀尾羽,当然还有和被他漂亮尾羽吸引住的各色美女之间的绯闻。而关于Finch的话题似乎……没什么……大家似乎只知道这位毫不起眼的档案室管理员是一位呆板,固执到有些迂腐的“百科全书”,但由于此人太低调不起眼到常被人忽视,以至于警局里面似乎知道Finch真实面貌的掰着一只爪子就能数过来。只是……Reese居然会不知道Finch,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管怎么说,为了那瓶至尊顺毛油,Reese决定解救自家兄弟“岌岌可危”的恋情,丝毫没注意到Shaw一向都是看好戏的眼神里还多了一些算计在里面。所以,当新的一天再次来临时,大家惊奇的发现,局内上空的乌云已经消散不见,而一向低气压环绕的Shaw警探正单手提着外衣走进警局,悠闲的步伐里面还带着一丝……轻快?不知所以的警探们都被这一现象吓得不轻,躲避得比以前更顺溜了。而一群“别有用心”的女探员似乎也抓到了新的话题,纷纷状似不经意地走到Reese的桌前想搭上话。然而话还没出口,发现有人围了过来的Reese从正在翻看的资料里抬起了头,对着前来的姑娘们露出了暖暖的笑容,开口问道:“请问,你们知道Harold Finch这个人么?”

    哑然失声,姑娘们露出了今早第二次惊讶的表情,不太确定的望着笑得很像龙猫的Reese。甚至有位没忍得住,“噗”的一下喷出一小口咖啡。

    很显然,面对两次惊讶,姑娘们更愿意围着Reese叽叽喳喳地开启八卦模式,甚至附近的一些男警探也围过来,加入了话题。

    “Finch?就是那个档案室的Harold Finch么?听说他人很阴郁,长相又可憎,所以才被安排到档案室去工作的。”

    “Finch先生么,听说是一位大百科呢,几乎问他什么事情他都知道,不过整个人似乎有些呆板,对很多事情纠结又固执……”

    “档案室的Finch啊,听说他是唯一一个“自由河事件”的生还者,不过听说也是因为那次事情以后,他就被毁了容,脾气也变得超级古怪。

    “Finch那老头么,特别古怪的一个家伙,局里的聚会从来都不参加,也没听说他邀请过哪个人去他家过……哎……等等,有过呢,局长去过他家呢……”由于盯梢了一晚没睡,有些犯困的Tao含糊不清的插了句嘴。

    此话一出,Reese的桌子周围静默了下来,随即像是炸开了锅一样,比刚才更闹腾了。

    “不是吧,就是那个金发的Nathan去过那怪胎的家?”

    “他们俩是啥关系啊……局长居然能进他家,这不是跟进了魔窟一样么,听说那人家里很是可怕,到处都是机关,许多人进去后就再没出来过!”

    听着周围越传越不靠谱的传言,Reese对传闻的主角又多了一些好奇。脸上依旧笑容不减的望着大家,手指却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思绪已经有些飘离本体了。

    坐在对面的Fusco听到有规律的敲击声,有些无奈的抬头开口道:“嘿,伙计们……”然后头朝着Carter的队长办公室点了一下,大家齐刷刷的望过去,Carter队长正隔着玻璃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

    浑身一哆嗦,大家纷纷四散开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快接近午饭时间,Reese准备拿着自己的小单反去档案室附近找找传说中的正主儿。虽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对Finch 评价说得神乎其乎,但归结出来就那么几个印象:其一,Finch是十年前自由河事件的唯一生还者,但是已经毁容得面目可憎。其二:Finch知识渊博,但为人呆板固执,做事古怪。最后,Finch有一种特别容易让人忽视的气场,局里人称幽灵先生,至今见过真面目的寥寥无几。

    “嘛,跟幽灵打交道,也不知道这相机能不能照出来形儿来。”Reese一边摆弄着单反一边向着门外走。

    “等等,John。”身后传来声音。Carter若有所思的看着Reese。

    “怎么了,队长?”Reese回问道。

    “那个……嗯……”Carter双手插在揣兜儿,神情有些不太自然。“你……还是别去打扰……Finch探员比较好……”酝酿了好一会儿,Carter无奈的回应。

    仰了仰眉头,Reese善意的回笑:“多谢你的建议,但是你看……”说完晃了晃手里的单反,转身出了门。

   “哎,果然是个劝不住的主儿啊……”Carter皱着眉头望着消失在门后的身影。

 

    Reese晃晃悠悠的来到位于地下二楼的档案室,半靠着门框望着门内。

    “果然没在啊……”发现室内空无一人后,Reese走进门四下打望着,时不时的用手里的小单反拍着屋内的陈设。

    档案室前室干净得让Reese有些惊讶。一般来说,是个雄性多多少少都会有自己比较邋遢的地方,虽然会穿着名贵的衣服,带着昂贵的手表,但就某些细节来说总会有那么一丝不尽人意。而这一丝地方,往往都是些让人忽视的细节里透露出来,比如厕所,比如办公桌。

    半倚在前台,Reese不自觉的撇了一下。电脑干干净净的摆在偏右侧的地方,左侧放着几个老式的公文收纳盒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些常用的文件,似乎为了找寻方便,每个文件还贴了简单的注释。暗褐色格子纹外套平整的挂在椅背上,被拴好垃圾袋的垃圾桶安静的放在桌子左侧。暗灰色的大理石地面被打扫得能反射出自己的身影,屋里的一角摆放着一盆不知名的热带落地植物,翠绿的叶子显示出这儿的主人平时对它照顾有加。通往档案资料库的门紧锁着,原本就冷清的地下室此刻更是一丝生气都没有。

    “唔……规律保守爱干净……洁癖?强迫症?”Reese一手摸着椅背上质感上好的大衣沉思着。

    既然正主儿不在,Reese也不想在此地逗留过多。拍完自己所需的照片,Reese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小黑本子上记着自己观察后的想法。刚拐过弯,不远处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Mr.Reese?好巧居然能在这儿看到你……”身后传来甜甜的声音。

    愣了一下,Reese略微有那么一丢丢被抓了现形的感觉,随即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女士释放出引以为傲的“个人魅力”。

    “好久不见,Ms.Groves,你没和Shaw去吃午饭?”Reese努力使得自己笑得一脸“和善”。不知为什么,Reese从第一次见到Shaw带着Root出现在他面前后,他就对这只红狐狸时刻保持着警惕,每次碰见她,体内的警报就会长鸣不已。

    Root一边用爪子轻轻梳理着暗红色的尾巴,一边笑意不减的回答:“最近手上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中午不方便一起进餐。”顿了一下,接着又懒懒的反问道,“话说回来,Mr.Reese不是一向不爱光顾这下面么,今个儿怎么有这么好的兴致下来转转?”

    “唔……最近有个案子需要查下五年前的资料,Lionel和Carter跟了另外一条线,我只好下来找找看了。”Reese不自觉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那找到了吗?”Root状似关心的问着结果,金色的瞳孔慢慢收缩成一条直线。

    “看样子今天运气不太好,管理员似乎不在,只有下次再来了。”Reese无视周身慢慢变得有些诡秘的气息,假装叹了口气。

    “Harry一般中午都会出去办事,刚好下午我要拿713案件的结果给Shaw,我帮你带上去吧。”Root卷了一下自己的发梢。

    “多谢,可有些资料还是自己找着最清楚,我还是下次再来拜访吧……顺道说一下,你再不去安慰你们家那头狼,用不了多久,这第八分局可能会只剩下地下这两层了,先走一步。”

    Reese并不打算跟Root做过多的纠缠,只想尽快回到地面呼吸新鲜空气。说实在话,Reese一直不喜欢地下室,泛白的灯光照在墙壁上显得那么的压抑,冷清以及一种没明由的孤寂。对Reese来说,阳光,美女以及喧闹的氛围才是他的最爱。

    “Harry?Harold?叫得这么亲密?”Reese向一楼走去,跨了两步台阶,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始往上走。“看样子,跟着这只红狐狸就能查到那位神秘的幽灵先生了……”想来心情一好,觉得那瓶至尊顺毛油又离自己近了一步,Reese的步伐都有了些许轻快,丝毫没注意身后的Ms.Groves死死盯着他的背影,舌头慢慢的滑过了獠牙。

 

    “卧槽,搭档,你这是见了鬼的认真啊!”晚归的Fusco提着外卖来到Reese的桌旁,看着正奋笔疾书的Reese,不禁皱了皱眉头,弯着也许还有点的腰看着满桌子的照片惊呼。

    “Lionel,我这可是为了自家兄弟两肋插刀啊。”Reese戴上了平时不怎么用的金边眼镜,正一边看着照片一边写着什么。

    默默的从纸袋里拿出一块可丽饼,Fusco一边嚼着一边问:“那查出些什么了?看照片这人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吓人嘛。”

    “嗯,Harold Finch,第八分局地下二楼档案室管理员,独居,但是养了一条马里努阿。十年前自由河事件唯一生还者,但事后提及却表示并没有目击到凶手,并且在此次灾难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导致劲椎三处骨折以及……腿脚不便。平时喜欢穿着样式比较过气的三件套来上班。每日八点准时上班,中午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会消失一段时间,目前未可知。晚上通常在二十点以后下班,临走时会把自己的管辖范围收拾得干干净净,准二十二点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出去散步,但通常不会离家太远。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咱们这位幽灵先生做事循规蹈矩,办事认真对有些事情及其固执甚至到冥顽不灵。当然了那条灰扑扑又无光泽的尾羽更是没得可看性。这么无趣呆板的老头,我不太明白为什么Ms.Groves会这么痴迷的关注他……”Reese伸展了一下由于长时间伏案而僵硬的身子,顺势向后仰去,半躺在椅背上。随手抓了一张偷拍的照片看,自顾自的回答Fusco的疑问。话没说完,一个略带颤音的声音传入耳中。

    “我并不希望Ms.Groves或者其它人会关注我。Mr.Reese,我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请你不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这样会使我难堪。”双手抱着半米高的资料的Finch站在Fusco身后努力使自己平静的说道,但略微急促又带着鼻音的话语还是出卖了主人有些恼怒的心情,更别说两只小小的耳朵还因为激动而变得了粉红色。

    一旁的Fusco拿着吃了一半的可丽饼尴尬的笑笑,打了声招呼便迅速侧着身子一溜儿烟的离开了警局,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Reese放下了手中的照片,半仰着头看着桌子对面的Finch。

    “晚上好,Mr.Finch,请问需要帮忙吗?”看着有些费力的抱着资料的Finch,Reese丝毫没有感到尴尬,像平常一般裂嘴笑着问。

    “并不需要,谢谢。”Finch把半米高的资料放到办公桌上那一堆自己的照片上,随即又抽出一张清单交到Reese面前,“十分抱歉现在才把资料拿给你,今天下午听到Ms.Groves提起你需要它们,所以我整理了一下给你拿上来。”

    取下放在资料最上面的公文包以及雨伞,Finch吸了口气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向笑着的Reese点点头,转身走向大门。刚走了几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再次转过身回到办公桌前,把雨伞放在桌边挂着,Finch望着满桌子的照片,不自觉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略干的嘴唇,双手把铺满桌子的照片迅速的整理好,收进自己的公文包里扣上了扣子。“再次希望,Mr.Reese不要这样做,这样真的会让我感到很困扰,以及……我先走了,祝你安好。”说完,Finch没等Reese回应,转身走出了门。

    半躺在椅子上的Reese,望着幅度越变越小的门,嘴角慢慢上扬。

    “嘛,粉红色的呀?”随手又拿出一张不知藏在哪儿的照片,仰着头有些发怔的看着。

照片里的Finch正坐在提姆中央公园的长椅上喂着地上的麻雀,有些歪斜的嘴唇微微翘着,一小截粉红色的舌头露出来,看起来有些小萌。

正看得发神,一道白光划过了窗外,随即滚过一声巨响,大雨毫无预兆的倾泻下来。看看指向快九点的时钟,Reese站了起来,关好电脑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忽然,台灯旁的东西引起了Reese的注意,伸手拿起挂在那儿的黑伞。想了一下,Reese笑着摇了摇头,想着自己是不是把Finch气的紧,一向以严谨著称的第八分局档案管理员居然会忘了拿自己的伞。随即推测了一下此时的Finch应该在回家路上的什么地方,Reese拿着雨伞关灯走出了门。

 

    Finch被瓢泼大雨淋了个透心凉,本是习惯性想拿起挂在左手的雨伞,却发现左手臂上空空如也,愣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自责的叹气。“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呢,Finch加快脚步往家走。没走两步,白光在脑门上空亮起,还未完全消失于夜空,“轰”的一个炸响从正上方传来。Finch被头上的雷音惊得浑身一颤,“啪”的一下,不由自主的展开了自己尾羽。

    “Mr.Finch,你……”身后传来有些诧异的声音。Finch心里一紧,浑身因为惊吓开始抖起来,僵硬地转过身来看着身后送伞而来的Reese警探。

    “我……”此时的Finch全身抖得不行,被雨水打湿的发梢紧紧的贴在头皮上,厚重的黑框眼镜后面,一双湛蓝色瞳孔的眼睛瞪得老大的望着Reese。

    看着被雨水浇湿了一身的Finch,Reese也是满脸惊愕。有些圆润的身躯因为大雨的冲刷,此刻正在路边瑟瑟发抖,一双眼睛惊恐的望过来,看着竟然有那么一点让人觉得不忍。而最让Reese吃惊的是,Finch展开的暗蓝色尾羽的地方在雨水的冲洗下,渐渐的褪去了暗淡无光的样子,露出了些许泛白的底色,在不时闪过的电光中,还微微泛着点白光。

    “这……简直是……”Reese惊愕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怔怔的看着Finch展开的尾巴。

    “……Mr……Reese……”Finch也怔怔的回望着街对面的Reese,在不断亮起的白光中看着Reese的表情,心里又是一紧,匆忙的收拢了褪色的尾羽,转身跛着脚慌慌张张的向远处跑去。

    “这……简直是……太美了……”Reese看着踉踉跄跄消失在前方黑暗中的Finch,不仅赞叹道。

 

    翌日,Reese警探提着早餐,哼着小调在提姆森林护卫队第八分局警探们的注目礼下往地下二层走去。

    “早上好,Finch。”Reese满脸洋溢着微笑出现在了Finch面前,而此时的Finch正因为头晚的大雨烧的迷迷糊糊的半趴在档案架上翻找着资料。

    “你……你……Mr.Reese……你来做甚么?”想到头晚自己一直隐藏得好好的秘密被眼前这位笑得不怀好意的男人给发现了,Finch心里咚咚的敲着小鼓。

    “我拿早餐给你呀……”Reese笑着回答,灰蓝色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起来,像是发现了自己的猎物般。

    “嗡”,大脑不停的敲着警钟,Finch微微的向后退了几步,扶了扶快滑到鼻尖的眼镜,哑着嗓子回道:“我……没有……叫早餐的,Mr.Reese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你……”话音未落,Reese的脸在眼前放大了一些。

    “你是生病了么?”看着步伐有些虚飘着向后退去的Finch,Reese有些疑惑的向前走了几步。

    “没……没什么事……请回吧……Mr.Reese!”看到再次靠近的Reese,Finch心里的小鼓敲得砰砰响,连忙又踉跄地继续退后,直到背抵在了墙角。

    看着眼前一脸苍白,却因为发烧的缘故而导致两颊通红,海蓝色瞳孔的眼睛此刻正被泪水给包裹着,正有些迷茫又惊慌地望着自己的Finch。Reese心脏不知为何漏跳了一拍,随即皱了下眉,走到墙角。但这举动明显吓坏了墙角的人,Finch有些不安的左右晃动着,想离开这个没有退路的地方。

    对于Finch有些抗拒自己的举动,Reese也有了些不快,更是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顺势单手撑在墙上,把Finch困在自己的阴影之下,还展开了自己每日精心打理过的尾羽,彻底挡住了Finch想逃跑的生路。

    “你这是做什么,MR.Reese?”此时,Finch伸出小舌头舔舔因为发烧而导致有些干的嘴唇,哑着嗓子出声质问把自己的退路完全挡住的“凶手”,对于Reese目前的举动完全表示理解不能。

    “咚”的又是一下,Reese很惊讶自己有些欢喜又有些生气的心情,他对目前自己的行为表示了完全理解不能,但还是比较担心的伸出另一只手覆上了Finch的额头。

    “不要!”望着突然伸过来的大手,完全不知状况的Finch哆哆嗦嗦的发着颤音叫道。

    “你想干什么,Mr.Reese。”门口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Reese转过头看去,一头金色短发的男子站在资料库门边冷冷的看向自己,身后站着笑得一脸得意的红狐狸,以及满脸无奈的Fusco和Carter。

    “Nathan……”听到熟悉的声音,Finch从Reese的臂弯中弹出半个头来。

    “Mr.Reese,你因为猥亵他人以及妨碍公务而被逮捕,有什么事情,请上楼去说吧。”Nathan局长一脸漠然的说道,并顺势向Carter点了下头,Carter无奈的翻了下白眼,默默地走上前取出手铐把Reese拷上后带出了资料库。


送阿呗生贺 @nicechoco 


评论(2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