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蕸少爷

属于神经病外加神经质的懒癌末期患者,目前洗好RF(poi) SB(史矛革和比尔博) ML/HW(神夏)……不定时增加

隔间的春卷

隔间的春卷

《person of interest》slash

 

(Rinch)

CP:米斯特里斯/波斯芬奇

作者声明:此脑洞与《香草冰淇淋》同属《POI神经病喵系列》,poi群里的基友发的419剧照的脑洞,不适者可以点右上角那个x。

再次声明:这两位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重要的声明:我依旧丧心病狂的配了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淘先森邀请波斯芬奇到他打工的地方去吃上一口自己祖国的美食。想着前一阵子午夜频道播出的外文节目《舌尖上的中国》 ,波斯芬奇同意了,决定欣然前往赴约。

出门,左拐。波斯芬奇一头撞在了“恰巧”出现在附近晃荡的米斯特里斯。于是,米斯特.牛皮糖.里斯自动尾行……尾随自家老板来到了陶先森的店。

    好在晚上的这个时间,这个地段,客人不是太多,店里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食客。所以,为了一尽地主之宜,涛先森上了很多中国的美食。看着一桌子小笼包,水晶虾饺,糖醋排骨,龙井虾仁,北京烤鸭,辣子鸡丁等美食,就连平时一副老学究样的芬奇眼里也闪着些欣喜地光芒。至于米斯特里斯,早已拉开椅子坐下来各种品尝了。

    看着略微有点没吃相的里斯,芬奇眼角抽了抽,但还是忍住想阐述些什么,毕竟再不吃,这一桌的美食都要进自家员工的口里去了。

    左瞧瞧,右望望,芬奇开始每样菜夹了一些来细嚼慢咽的品尝,感受着味蕾带来的感受,然后在心里对这个陌生的国家的饮食文化赞叹不已。

    等对面的米斯特里斯抬起头来的时候,芬奇正小心翼翼的从附近的一个盘子里面夹起一块卷着的饼,海蓝色的眼里泄露出好奇。然后,就如慢镜头一般,自家小个子老板正用筷子夹着听涛先森介绍的“春卷”左右摆动,似乎看着这个春卷就能知道他自身的黄金分割一样。打量了很久,芬奇皱着眉头不自觉的歪了歪头,头顶那一小戳小尖呆毛,随即跟着也晃动了一下。

    米斯特里斯举着筷子突然僵在位子上,下腹有一点火烧火燎的感觉。“刚才的鸡里面那个是叫什么来着?辣椒?好像是辣椒……”

    对面的“好学生”芬奇继续探索着手里的春卷,用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的戳了一下春卷的顶部,春卷被油炸过的皮被戳凹了点点,随即在表层满溢出点金黄的香油。发现食指上被沾染了些许香油的芬奇,把手指举到眼镜前看了看,有些疑惑地把食指放进嘴里轻轻的吮吸了一下,油的香味立马在芬奇的嘴里四散开来,一股特有的香味绕着舌尖溜串着。尔后,芬奇满意的轻轻叹了口气。

    “咕噜……”米斯特里斯看得有些失神,所谓的辣椒不仅烧了下腹,还像病毒般地向上袭来。这下好了,不仅下面火烧火燎的热了,现在连胸口都开始火烧火燎了。米斯特里斯发现自己的后脖子已经有些发汗了,脑袋也慢慢变得有点混沌起来,但视觉神经系统似乎又变得异常的灵敏,小个子老板的一举一动像放慢了10倍速的运动中。

    终于,芬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对着眼前的春卷不自觉得点点头,然后慢慢的把春卷喂进嘴里。不太会吃中国菜的芬奇,有些皱着眉头把春卷有些死命地往嘴里送,似乎想一口吞下去。但有些不幸的是,春卷卡在了嘴里,春卷表皮溢出来的油沾染在红润的嘴唇上,在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流光溢彩。因为嘴里入得有点深的春卷,芬奇皱了皱眉,呼吸轻微的变得有点重,双颊因为呼气不顺畅而变得粉红起来,口腔内的分泌液还因为地心引力,顺着春卷皮向下滴了下来。

    “见他妈的鬼!”米斯特里斯觉得自己的呼吸也不顺畅了,脑袋更浑浑噩噩了,全身都火烧火燎,胸口像是有一只小怪兽正拿着心脏磨爪子,一下,一下,挠得痒痒的。

    芬奇感觉更加不能呼气了,低低“呜呜”叫了两声,一旁的涛先森发现了状况。急忙笑着对芬奇说:“Finchy,春卷不是这样一口气吃的,赶紧抽出来。”

    听从了专业人士的建议,芬奇赶紧把春卷从嘴里抽了出来,顺带带出来的还有嘴里的分泌液,少许的连在春卷上,几条细细的银丝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砰!”米斯特里斯觉得自己脑内什么东西断了。他十分迅速的站了起来,拉着对面正在微微喘气的芬奇就向后面的走廊的卫生间快步走去,一路上磕磕碰碰撞歪了好几张椅子。独留一脸愕然,准备向芬奇解释春卷的正确吃法的涛先森在原地。

    因为腿脚的不变,芬奇走得有些踉踉跄跄,一边被里斯扯着往卫生间走去,一边低声急急地问道:“米斯特里斯,你这是要作什么?”

    表面一脸阴沉的米斯特里斯,强压着火烧火燎的内心,有点沙哑的低声道:“芬奇,我的春卷似……似乎……有点硬……你帮我……吃……了……吧……”

   “哈?”芬奇抬头,表示不能理解。

   可惜,米斯特里斯再也没说什么了,略微有些慌乱地把自家波斯芬奇推进了卫生间,推进了隔间开始喂老板吃!春!卷!

 

    望了望走廊尽头的卫生间,涛先森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了不少时间,最后认了命般的叹了一口气,在走廊的入口处摆放了禁止通行的牌子。



跪求419狂打脸!!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