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蕸少爷

属于神经病外加神经质的懒癌末期患者,目前洗好RF(poi) SB(史矛革和比尔博) ML/HW(神夏)……不定时增加

都怪天太热

都怪天太热

《person of interest》slash

 

(Rinch)

CP:米斯特里斯/波斯芬奇

作者声明:此脑洞是对这个莫名其妙热得不行的天的怨念以及和poi群里的基友们闲谈出来的脑洞,不适者可以点右上角那个x。

再次声明:这两位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重要的声明:我还配了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此人已疯)

 

 

    七月的盛夏,不管是哪个地儿,都会热得皮袍子翻天。但是这对咱们的米斯特里斯来说其实……还算好。是的,纽约盛夏的温度并不能把米斯特里斯怎样,毕竟对于米斯特里斯来说适应任何环境是作为前特工的生存技能之首。

    所以,像往常一样,米斯特里斯解决完今日的POI以后,决定提着甜甜圈去地下铁慰问一下他家老板。可惜,地下铁黑漆漆一片儿,早就人去楼空了。摸摸鼻子,米斯特里斯决定回家睡觉,最好睡前再来上那么一小杯。

    没多久,米斯特里斯就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屋”。放下甜甜圈,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米斯特里斯迈着悠闲的步伐向着前几天才买的,传说能够扫描出卡路里的中国某牌子的双开柜冰箱走去。至从买了这个冰箱以后,米斯特里斯就是各种满意,能把任何不错的食物或者陈酿给放进去,偶尔还会发现一些手榴弹或是雷管类的异常物品,及其的方便。所以今夜,米斯特里斯决定愉快的拉开冰箱门,拿出前几日从老板那儿顺手过来的好酒美滋滋的喝上一杯,然后倒进柔软的床上进入梦乡。

    米斯特里斯愉快的拉开了冰箱门,愉快的准备伸手拿酒,然后……大约是愉快的愣在了冰箱前。

    “……抱歉,打扰一下……”米斯特里斯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冰箱里面出现的老板。

    “哦,晚上好,米斯特里斯。”老板芬奇抬起头来望了一下冰箱外的里斯回答道,说完又低下头舔着自己手上拿着的香草冰激凌。

    “见了鬼了!”米斯特里斯被现在这个状况吓尿了……恩……好吧,没尿出来,但是下身莫名有些微微胀痛,估计快尿了。

    揉了揉眉头,米斯特里斯再次望着冰柜里的老板,“芬奇,你在我家的冰箱里面做什么?”

    芬奇皱了皱眉,有些不太耐烦地嘟囔着:“显而易见,最近天太热了呀。”说完继续努力奋斗着手里的冰激凌。

    米斯特里斯不说话了,半眯着眼睛,单手撑在冰箱门上望着芬奇。是的,现在,快接近午夜时分,他家的老板,已经被纽约的高温折磨得脱离了自己该有的人设,不在家,不在地下铁,而是穿着日常的三件套,哦……外衣倒是不见了,穿着衬衫和小马甲坐在自家的双开柜冰箱里面,白乎乎的双手紧紧的抱着一个香草味的蛋卷冰淇淋独自默默的舔着,头顶那一小撮微微翘着的头发正微微上下晃动,棕色的小马甲正努力的遮挡着快要瞒不住的小肚腩,古板的黑框眼镜下藏着的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此时正认真的看着手里冰淇淋,粉红的小舌头微微地伸出嘴一小点,由于冰冷的缘故,已经变得红且湿润起来。

   “O,GOD!”米斯特里斯看着一脸认真的芬奇,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觉得自己不仅快“尿”了,还浑身热得不行,什么美酒,什么大床,都他妈见鬼去吧!

    主意打定,米斯特里斯放下撑在门上的手,然后大半个身子向冰箱里的芬奇靠了过去。感觉到有股热气慢慢靠近的芬奇分了一点点心思抬起头来不明所以地望着里斯,“米斯特里斯,你想做什么,这个是我的……”说完还略微地侧了一下身子,想把手上的冰淇淋保护好。

    完全不顾自家老板警戒的眼神,里斯双手开始上下游走,准备迅速解决掉老板身上的多余物,顺带嘴巴吐着热气,贴着芬奇的耳朵一边磨蹭,一边声音有点沙哑,慢慢地回答道, “我……想做……冰淇淋……都怪最近……天……太……热……”

    然后……夜晚……如此……美好……

   “那啥……冰箱明天要大清洗了呢”米斯特里斯边和老板做着冰淇淋边想着。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