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蕸少爷

属于神经病外加神经质的懒癌末期患者,目前洗好RF(poi) SB(史矛革和比尔博) ML/HW(神夏)……不定时增加

给单位做图的时候随意出的脑洞,不知怎么开始不知怎么结束,看情况填补脑髓。(大脑已千疮百孔)

finch是一只住在绿林西南方,一棵巨大的厚朴古树下的洞子里面的垂耳兔,一只十分宅的兔子。别的兔子们很喜欢在绿林中央的草坪上欢快的蹦跶,或是在午后的树荫下懒懒的睡上一觉,直到黄昏将近时才慢吞吞地爬回自己得兔子洞。可是finch不爱出门,总喜欢一只兔躲在自家的书房喝着煎绿茶看着古书。有些兔子在碰见finch为数不多的出门采购时间里问过它为什么这么宅,可是都问不出来个所以然,因为finch是一只很注重隐私的兔子。

某日清晨,finch被脑海中突如其来的悲伤给吵醒,揉揉红红的眼睛,芬奇决定出门找找悲伤的来源。

清晨的薄雾在绿林中肆意蔓延,把四周的景色遮挡了不少,finch一路走走停停,不时竖起耳朵听声音,磕磕绊绊地向前跳去。

随着离那个悲伤源越近,finch就越来越不安,因为他已经快跳出绿林的安全范围了,四周越来越暗,茂密的树林挡住了慢慢变亮的天色,同时也让四周的雾久久不能散开。看着前方,finch迟疑了一会儿,才慢慢继续向前跳去。

跳着跳着,finch不太灵便的后退似乎绊住了什么,一下子向前摔去。

“痛痛痛,呲……”finch慢慢地爬起来,在地上摸了好一会儿,没摸到摔的时候飞出去的眼镜,但却摸到前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高度近视的finch凑近看了好一会儿也没在这个幽暗的地方看清楚什么,不过他发现悲伤的来源正是来自前方的生物。

犹豫了一下,finch还是向着悲伤源摸去。可爪子还没碰上,就被突然袭来的黑影给扑倒在地上,同时袭来的还有狂躁的气息和血腥味。不由自主的,finch小小的圆球身躯开始抖了起来,“但是什么不做会死得更快吧……”finch想到。

“不……不……不要吃掉我,我只是一只会吃素的兔子,我的肉不好吃……”finch抖着身体蹦出这么一句话,随即就后悔了,“哪只兔子吃荤?我真是蠢死了……”觉得丢脸到家的finch用两只前爪默默的挡住自己的眼睛,然后等着上方的獠牙。

本以为会被吃掉的finch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上方有动静,于是悄悄放下前爪,想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突的,上方的压力离开,狂躁的气息也瞬间失去踪迹,空气中仅剩下最初的悲伤和淡淡的血腥味。

慢慢爬起来,finch擦擦衣服上的泥土,然后慢慢跳到在一边趴着的生物旁边左嗅右嗅。凭着味道,finch才发现悲伤源的主人是一只狼,确切的说是一只受伤的公狼。finch很好奇,因为狼从来都是群居生物,一般不会单独行动。但是finch不想去探知这个问题的答案,至少不想也不敢现在去问一旁受伤的狼先生。

finch在狼身边左跳跳右跳跳,仔细检查了狼身上的伤。所幸并不是伤到重要部位,几乎都是一些擦伤,只有脖子上的划伤有点深。finch歪着头看着狼,想了一会儿,然后跳着离开了。狼没什么动静,只是在听着越来越远的声音时,默默的睁开一只眼,看了下远去的finch的背影,随即又闭上,静静的躺在地上。

隔了很久,狼竖起耳朵,然后睁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回来的finch。这时的finch,正在小心翼翼的处理狼身上的伤口,轻轻的把在绿林里面采到的杜鹃花叶子覆盖在伤口上,然后用藤条绑好。狼晃了下尾巴,睁着眼睛看着finch跳上跳下的给自己处理伤口。过了很久,久到狼又闭上眼准备睡过去的时候,他觉得嘴边多了一股清凉。再次睁眼,finch大大的毛绒脑袋在正前方。finch在用树叶给狼慢慢喂水。感觉到前方的视线,finch抬起头,看着狼先生,有些心慌的僵在那儿,甚至小腿还有点抖。狼低低叹了一口气,有些费力的抬起前爪,摸摸finch的脑袋。“嘭”的一下,finch脸一下子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两只前爪捏着自己衣服的下边。不过很快,finch再次抬起头,有些严肃地对着狼说道:恩……狼先生……您现在能走动么,您脖子上的伤有些深,需要去我家仔细处理一下。”狼看着finch看了半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着站起来得狼先生,finch腼腆地笑笑,“还没自我介绍呢。finch,Harold finch。”望着娇小圆润的finch,狼开口,“John Reese。”

“那,Mr.Reese,请跟着我回家一下吧。”finch转过身,向来时的路跳去,不时的停下来等着身后的Reese。而Reese慢慢地跟在身后,随着finch带回厚朴古树。

 

Tips:finch眼镜:主人,你把我忘在这儿了……

 

作者有话说:角色设定:

Harold finch:宅兔一枚,喜欢穿着三件套蹦跶,至从几年前镜湖爆炸事件过后便搬到绿林西南处几乎没生物居住的厚朴树下定居,镜湖神秘爆炸造成芬奇兔脊柱僵直,后腿有些跛,不能长时间疾走或者蹦跳,但同时,爆炸也给芬奇兔点开了能够感觉到其他生物情绪以及能够和大自然交流的技能,在这点上芬奇兔十分讨厌,经常被情绪吵闹得睡不着觉。

John Reese:本来应该是银狼族未来的族长,但由于族里其他分支的陷害,在失去了妻子杰西卡以后,被赶出狼群,成为了孤狼,最后受伤在绿林疗伤(睡觉有助于疗伤,所以一定要按时睡觉噶,各位)时被芬奇兔捡到,后来跟回家,住在厚朴树另一边的树洞里。至从reese来到厚朴树后,芬奇发现自己被其他情绪影响效果变弱。

作者还有话说:希望依旧没撞梗,如若撞梗请告知一下,我会删掉的


然后附图一张:


随手涂鸦,不喜勿喷~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