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蕸少爷

属于神经病外加神经质的懒癌末期患者,目前洗好RF(poi) SB(史矛革和比尔博) ML/HW(神夏)……不定时增加

关于Justice League预告镜头浅析 ——个人对所学的一些整理及脑洞

关于Justice League预告镜头浅析

——个人对所学的一些整理及脑洞


 此图简直是可以称之为案例级别的镜头,利用了场景中各种前中后背景、道具、角色、明暗、色彩,空间分布等元素来衬托被摄物中心角色,同时又以中心角色与各个元素之间的互动以达到画面平衡,在给人视觉舒适的情况下,通过画面来传达作品的剧情及其他。 
    在理解此图前,有几个对画面比较重要的要点是需要提前了解的一些基本要素:

1)画面的三分法则:

    三分法则:画面的三分法属于“黄金分割”的一个简化版,其基本目的就是避免对称式构图给人带来刻板的感觉。

    用“三分法则”来避免对称在使用中有两种基本方法,第一种:按照途中红线,把画面划分成等面积九宫格来进行疏密或面积大小上的布局。第二种在红线交叉四点进行布置以达到画面的平衡或突出主要被摄物。

    ①关于主要被摄物:

      为了突出主要角色或者是说对电影剧情有推动的重要被摄物,被摄物一般会在上图四个交叉点或者画面中心做文章,特别吸引观众注意力,突出主体物。但有一个问题,如果真是这样安排被摄物于画面,很容易显得整个画面中规中矩,这要是在对话或者剧情相对静止的镜头还算不错,要是在剧情运动比较激烈,画面冲突很强的情况下,这样的构图会让人觉得没有冲刺感带动不了剧情情绪,死板没有活力,令人感到无聊甚至生厌,所以一般都不会在正中心或者四个点正上面做文章,而是在他们附近不会偏离太远的地方摆放被摄物,既突出了被摄物又不死板。

    ②关于画面的面积布局:

      一般来说黄金分割会把画面成分一种理想的结构图(参考黄金比例图和斐波拉契图),但这在镜头中比较麻烦对比,所以通常还是会使用三分法,把画面基本分成三分之一和三分之二来对比和摆设来达到一个画面的平衡感。

2)角色指向性:

    一个画面总会有一个主要被摄物,而周围的背景、道具乃至特效都会有所指向此物,如影视剧或者动漫作品中击中的雷电,飞舞的花瓣,四溅开的血,射出的扑克牌甚至速度线等等,这其实都像一条指向线一样,把观众的视线牵引至被摄物体上。

3)光影冷暖

    相对于一个角色的烘托并不是非要把角色提多亮,多曝光才会吸引人的注意力。相反,压暗四周景色,使得和角色有个反差的明暗对比,也是可以烘托出角色的。同时在背景光影明暗以及冷暖方面,通过面积,明度以及饱和度的恰当比配,也能使得整个画面达到一个很美的状态。

 

4)画面的平衡感

  一个画面的平衡感是很重要的,对于影视来说,长时间的平衡感失衡就像一个不会玩3D游戏的玩家那样,会让人出现晕眩鼻酸眼涩等一系列不适感(当然所有的镜头都是极其有平衡感也会刺激不到人的视觉神经,使人提不起兴趣),所以怎样使一个画面具有平衡感这就是一个很综合性的问题了。就像两个物质互相有牵扯力那样,通过光影色块面积道具特效角色位置指向性等等之前所涉及得所有元素的互动来达到最终的画面平衡。

 

    所以通过以上几点基本要素(并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的几点)来再次观看此图,整个画面就会变得很有意思,就像做一道数学题那样在适当的地方加加减减,就会出现一副让人舒适且主题明确的镜头。

 

浅析原图:

    其实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在画上的很多方法是异曲同工的,西方的三分法黄金法转换成中国对画面的了解不过就是疏可走马密不透风而已,通过对画面的结构、布局、留白、组织、呼应等方面操作以最高达到境界。

    如图:背景中,四周山脉走向,地面岩浆流动方向,镜头内几架飞碟相互排布方式,敌人和战友跑动方向以及近景里战士手拿的武器都及其明显的指向了被摄中心角色——跳跃至画面中心的战士。而被摄中心角色从机位方向一跃入境,画面正中偏右,避开给人死板印象。使得画面灵动有气。原图中角色饱和度比背景高,明暗比背景深,通过角色和背景的光影互动,烘托出了角色其主要地位。而画面的主光源来自画面的左斜前方(中心角色的斜后方)这样给角色的后背度上了一层边缘光,刚好平衡了角色大面积处在阴影的失衡。

 

    整个画面疏密关系根据三分法来看,主要密集分布战士以及敌军的下面三分之一使得画面有一种重感,而为了保持整个画面的平衡,上面的三分之二大面积高山及天空牵扯着下面三分之一的“重力”,避开了上轻下重的坠感。后面跑来的敌军由密到疏,中景角色附近空间空白外加前进入镜战士的排布,使得前后景在画面三维空间上出现了一种前后平衡。而在两个三分线附近,导演通过喷射入天的火焰和山体的阴面明暗和光影,也保持住了画面的左右平衡。


    在画面的冷暖调子和光影方面,导演处理的十分美妙,通过压低背景的饱和度来使得角色跳跃出背景来,次要角色的远亮近暗不仅把画面从一个二维平面展开成了一个三维空间,还使得整个画面拉开了层次,特别有纵深感。

 

    《画荃》在论画面的空间艺术中曾说过:空本难图,实景清而空景观。神无可绘,真境逼而神境生。位置相戾,有画处多属赘疣。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这段话就诠释了画面的一个虚实问题,虚的东西难以单独显露,实在的景物清晰了,那么虚的景物也就被衬托出来了,画面虚实处理不好,多了一分显累赘,少了一分失神韵。虚和实只有相互作用才能让画面构成奇妙的境界。而此图通过光影明暗、色彩面积和空间数量的恰当处理(远处多数的敌人和近处虽暗却比较少的战士)使画面由远及近,由虚到实而达到了微妙的平衡。而画面左右天空和高山的面积对比,光影和冷暖也刚好处于红线附近游走,使得画面虽然有了高山,却不是整个上面三分之二都是高山遮挡,让人觉得压抑无望,左边的天空在整个画面就像是围棋外气那样,给画面增加了一种流动通透感。同时为了使得整个画面不会左轻右重,天空和右边高山中又在适当的位置摆放了两架飞碟,天空中的飞碟由于逆光基本是暗部,而高山中的飞碟喷射处又是亮部,使得整个画面又因为“内气”而达到一个平衡,这种巧妙的利用空间空白的艺术手法,就是中国画家对画面虚实转化的一种称法:计白当黑。

    画面中角色举着剑入镜冲向镜头的右边(斜前方的敌军跃去),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而敌军(镜头右边)刚好又是从正对面的冷色调的高山脚下冲过来,让人会有一种冲突感,同时也让角色在各方面元素上融入了画面,不会让人有一种脱节感。

    冲向敌军的角色,配上远处天空拨云见日的丁达尔现象,整个画面对观众表达出了英雄们无所畏惧,披荆斩棘,终会带着光明冲破黑暗的寓意,这同时也对应了预告中的台词:They said the age of heroes would never come again 以及It has to。

 

TIPS:当然,整个画面并不是如上述分析的那么浅显,对画面的模糊处理以及其他处理,也是对画面影响的一些重要参考。

 

 

                                                                     BY   路易斯莱恩的记录笔

TIPS: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啥,先记录着吧,不过这个TAG怎么打来着?能不能打superbat,,先试试看了

 

 

 


 

 


前两日看到个做霓虹灯的教程,奈何教程图太小看不懂,但是又喜欢那个效果,于是今天花了点时间慢慢摸索了一下,效果还不太满意,但是笨方法还是能知道怎么弄了,隔两天来个动态的玩,依旧做的是POI系列~~所以说我开始填坑了,虽然缓慢~~终于复活了~~~~前几个月真焦虑

记梗

记梗:

007/ POI/碟中谍/ kingsman crossover

    就一脑洞,各种神经病,各种OOC,认真你就输了,真认真了就点×,认真了还不点×的请报上你的生辰八字,po主必好礼千里送。

 

   有BOSS为了心目中的世界和平(参考褶子怪之类的)炸了MI6总部,然后把Q撸去监禁着了,让他破解各国政府的天网系统。Q从昏迷中坐起来以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可能是城堡的牢房里面,牢房这边是单人隔间。Q看了看四周,发现牢房里面不止他一人,在他左边监禁着benji,对面监禁着Melin,Meilin右边监禁着Finch,然后自己被对面的finch和meilin看着(两人都是一脸哦,又进来了一个),finch坐的笔直笔直两手搁在腿上,meilin双手环胸看着他,然后他旁边的benji一直在叽叽喳喳的问对面的两位,进来的是什么人,finch歪着头无奈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benji,默默的从身后拿出一面小镜子对着Q,说“自己看”benji就开始对着镜子里面的Q热络的打招呼了。

    然后等由benji发起的自我介绍完了以后,大家发现,卧槽原来是知音啊,这群人就开始讨论代码,从代码讨论到人工智能从人工智能讨论到社会从社会讨论到人生,正准备携手共进,展望未来的时候,BOSS进来了:“嘿,gays。。。我关你们在这儿不是让你们姐妹淘般的喝下午茶。我是让你们把这个天网给破,你们要是不破的话,就等着瞧吧,哼哼哼。然后BOSS就把旁边的屏幕打开说:“我可是一直监控着你们的”。屏幕上有四张图片:两只猫,一只狗趴在一堆珍藏版书上,一盘光环5,(辐射?),一屋子的假发。然后军需官*2、外勤特工、老板就“屈服”了,同意帮忙破解天网。

 

    另一边,一群特工炸了锅,心里都在想:“ 卧槽尼玛啊,我不过就是出去浪了一下,怎么就变成且看苍天饶过谁了。”大家各自积极展开营救,在营救的路上结成了特工联盟。

 

    这边这群军需官*2、外勤特工、老板一边讨论天网问题,一边讨论自家特工,最后得到的结论就是:“切断他们的生活来源才是阻止他们乱泡妞的根本解决问题。”

    (finch可以给Q说:跟我混,房贷我帮你付。Q说:我生是mi6的人死是mi6的鬼。finch说:皇家猫粮无限期提供,还有各类猫用物品。Q:老板你有啥吩咐)——》开玩笑,猫奴的心你不用猜。
    然后一群人讨论要不咱们偷偷做个假天网,故意在他们面前把假天网给破了,泄露一些假数据给他们。
    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应该行得通,就跟上学的讨论组一样开心的讨论这些问题。还跟坏蛋说,就你这4核破电脑,破不了破不了。老子要服务器!服务器!要一个山洞这么多的服务器。老子要书柜,要一排一排的书柜,要壁炉,要暖绒绒的地毯,要改善伙食,要改善住宿,逼着BOSS花大钱给他们买电脑,买服务器,添置各类生活用品。
    然后,他们一个负责做假天网,一个负责做假视频假录音混淆给BOSS过目,一个负责数据采集,一个负责修改数据并且使数据看起来像是正常合理的。并且时不时的给BOSS透露出自己怨妇般的情绪。

(什么自家特工拿着公款泡妞跑了啊,自家的特工又和别的女特工度蜜月去了啊,自家的特工在眼前秀恩爱秀的头发都掉光了啊,自家的特工喝了毒鸡汤中毒变异了啊,给BOSS说老子最近失恋了(没得谈恋爱—梅林),你他妈的不要惹我 我只想静静的炸了这个世界完事的感觉)
    特工组的来救自家的军需官*2、老板、技术外勤的时候,他们还傲娇别扭的适当提高了BOSS地堡的防御系统,增加了过关难度。(哼唧,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滚你妈的蛋。)

    最后当然HAPPYEND了,特工组通过千难万阻,终于合力解决掉了BOSS,营救出了自家恋人。BOSS在临终前的感悟:千万不要阻碍特工谈恋爱以及不要惹临时失了恋的技术宅。这边的特工各自抱得恋人归,相互转身走的时候心里下定决心,一定不要让这几个技术宅再一起喝下午茶,十条命都不够用。

完_(:з」∠)_

感觉。。可能很多BUG,很多丧病,很多OOC,不过那又怎样呢,我就是喜欢强制发糖


RINCH:存个脑洞礼物寄走了就开工

POI同人RINCH夕阳组(三体版本):

可能会各路OCC,各种小言情(对!我揍是这么不要脸!)各路莫名其妙的状况发生

注意:此脑洞是之前群里的延伸,已经有贰万娘和蛤蜊这对CP写了相关同人文,大家可以关注下!!安利两位太太的文章啊!!相关同人画大概隔壁群的x太太也在微博放送过香菇版本,请大家有时间去看看,很美味的(对!奏是在打广告)

然后以下才是本滚的脑洞啦:

三体星的检测员在听到平行宇宙A的自己发送的消息后,等到蓝星上的Reese(可能职业:NASA)发来的消息后,回了“不要回答”

然而,三体星的元首发现了这事儿,惩罚检测员看着蓝星毁灭,检测员在迷之电波的帮助下,假装自我销毁抽干了水分后乘坐飞船来到地球,通过ebay(其实我想写淘宝的)发到了Reese家中,被Reese用水泡涨了,两人联手一起拯救地球的故事,当然中间会有通过古代特殊的地址磁场隐藏蓝星的地理坐标(这个梗我绝对看过哪个漫画,大概是机器猫),以及黑木耳鸡汤因为不满检测员(蓝星名字:finch)抢了Reese,趁Reese不在的时候把finch扔进了浴盆里,结果finch变大了。

还有以及的以及:Reese在打飞机的时候被finch乘着小型飞行器撞见后,一个哆嗦射了finch一身的精华液,导致finch不可控制的有丝分裂出很多小finch的状况(蛤蜊太太,说好的梗哦!!)

脑洞的插图草稿:

1):检测到Dr.Reese的脑电波波动数据突然加大,Harold Finch(1379)乘着自己的小型飞行器去找Reese,却被正在撒营养液的Reese淋了一身的营养液,“我猜,这表情表示你现在并不想看到我的出现,Dr.Reese?”看着满身晶莹透亮的营养液又看了看一脸尴尬抱歉以及似乎还有些其他情绪掺杂在里面的Reese,finch有些迟疑的评估。


2)NO.1379三体星检测员,因为某些原因违逆元首的医院,在神秘的声音帮助下脱水乘坐飞船飞往蓝星与Dr.Reese联手保护地球,对Dr.Reese藏有私心,各方面意义上。


3)1379号到了地球上要学的还有很多,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在某些人面前光溜溜的洗澡,男的也不行!


最后的最后,本滚出品必双倍糖分

 @蛤   @贰万入迷ME 

生日快乐祝Michael Emerson,临时赶制生贺,简直不能更心酸_(:з」∠)_

要是顺利弄完这个,我这辈子都不太想画摄像头了。。。。。_(:з」∠)_

Collar insert

为中元节的短文配图,依旧打算至少一文一图,所以缓慢更新中。

Collar Insert

Collar Insert

《person of interest》slash

 (Rinch)

CP: Reese/Finch

中元节来一虐,虐完了更要朝气蓬勃的走在Rinch的大道上。

注:这是一位没看过POI却被我逼叨叨逼叨叨的安利了很久以至于都安利出脑洞的基友妹纸给的脑洞,领插片(大概是这玩意儿)很适合老板的说_(:з」∠)_。

 

 

 

   “这是什么”芬奇看着手里的黑盒子,挑了挑眉,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特工。

   “哦,纪念品,今天是我们相遇的纪念日。”里斯笑笑。

   “……我并不认为那天是我们相遇的日子。应该是说在更早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见过面了。”芬奇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

   “那天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第二次生命的日子……”依旧笑笑,里斯隔着张桌子望着扶眼镜的芬奇。

   “……谢谢……礼物……”看着无比认真看着自己的里斯,芬奇有些意外的看着手里的盒子,愣了好一会儿,在对方略有期待的眼神中平静的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然后平静的和里斯进行了新一天的日常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内,里斯都在期待与失望中度过,曾经也找过乌鸡汤等其他女伴来证明自己若是离开了芬奇其实也可以活下去,然而当每次皱着眉头吻着乌鸡汤时,心里却始终出现时而谨慎小心时而义正言辞教育自己的老板的身影,心里叹着气:果然忘不了啊。

   芬奇依旧一板一眼的和撒玛利亚人对战,送给芬奇的礼物,芬奇没用也似乎并没有在意,或者说甚至不知道已经扔到了哪个角落里根本就没打开过……里斯好几次很想询问,开始是不敢,怕问了以后连现有的关系都会消失。而随着越演越烈的状况,里斯除了不停的战斗似乎根本没有时间去打探这个秘密……

 

   神之战一役结束很久以后,里斯住进了芬奇的家里,睡在了芬奇睡过的床上,翻着芬奇曾经看过的书,日子也就这么不痛不痒,平淡无奇的一天天过去了。

   某日打扫屋子的时候,里斯不小心进到了芬奇家的密室,在密室的一个书架暗格内侧摸出了那个黑色的小盒子。自嘲的看着手里的小黑盒子,里斯有些苦涩的打开盒盖,心里想着芬奇终究是没打开这个盒子。然而当里斯拿起盒内物品时,阴影下的灰蓝色瞳孔不可置信的放大。随即,泪水有些不受控的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掉落在手中的物品上,然后又小小的溅了开来,消失在空气中。

   手中之物正是当年自己送给芬奇的小礼物——领插片,贝壳材质的手工领插片在室内昏黄的灯光照射下,呈现出五彩斑斓的样子,领插片的正面有里斯亲手刻上去的话语:I love you ,harold。

   然而此时掌中的领插片又和当初有了些许不同。翻过领插片的背面,有着里斯再熟悉不过的字迹,优雅而沉稳的字体显示着字迹主人当初是多么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刻下了自己的心情:

   Me Too,John



另注:文笔不好随便看看,大家高兴就心满意足了,其他文正在缓慢的更新中,但由于要送别人贺图(工笔比较费时间),而且优先级别最高,所以文会进行得很慢,请多多包涵。

一尾定情(rinch)

一尾定情

 

《person of interest》slash

 

(Rinch)动物化

CP: 警探Reese(蓝孔雀)/档案管理员Finch(白孔雀)

另外:局第八分局局长Nathan(金毛)/队长Carter(猫头鹰)/警探Shaw(灰狼)/警探Fusco(浣熊)/法医Root(红狐狸)

作者声明:这几位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Finch惊慌的退到墙角,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黑影,内心无比绝望。

    “为什么他会送早餐下来,我们有这么熟?……难道是因为这尾羽的原因?”Finch心里哀叹不已,看着在自己眼前越来越大的脸。

   Reese压着些许不快慢慢逼近墙角,看着对方泛着水气的海蓝色瞳孔中隐约反射着自己的身影,心里无比的诧异。

   “为什么我会送早餐下来,我们有这么熟?……难道是因为那尾羽的原因?”

 

第一章

    Shaw最近很是不爽,这是提姆之森护卫队第八分局上到局长下到门卫都知道的事情。每当大家迎着清晨的阳光踏进第八分局大门的时候,都会被打开门那一霎那扑面而来的冷风给吓得炸了毛,满室上空的乌云更是让大家战战兢兢地开始一天的工作,时常有受不了这冷空气在周围盘旋的警探一路嚎叫着冲出大门拥抱阳光不到下班决不回来。当然以上这些情况并不包括某些人:比如浑然不知头上乌云密布的警界一花Mr.Reese警探,比如来不及注意头上飘动着乌云的法医Ms.Groves,还比如完全无视第八分局的各种状况,一大早就钻进了自己档案管理室的Mr.Finch。

    入夜,Shaw闷闷不乐的坐在woods bar吧台喝酒,作为死党,Mr.Reese觉得自己有义务给自己的兄弟排忧解难外加适当的嘲讽。

“嘿……兄弟,发生了什么事这么不开心?有什么需要尽管说。”Reese抖了抖自己漂亮的尾羽,侧着身子挤到Shaw旁边坐着。

   Shaw低头看着Reese那精心打理过的尾羽,白了一眼,转回吧台继续喝着闷酒。

   Reese挑挑眉,看着Shaw阴郁的侧面,贼贼的裂嘴一笑:“那个法医终于厌倦你了?”

话音未落,一阵风从鬓角一掠而过,“啪”的一声脆响在身后响起,惊得人四散开来,有些惊恐的看着不知道从哪儿飞来,此刻已经碎了一地的酒杯。

    不以为然地歪着头,Reese笑得更加灿烂,越过Shaw朝着正和Carter聊天的 Fusco喊道:“一周的午餐,谢谢!”

    听到Reese得意的笑声, Fusco极其不愿意的结束了与 Carter的聊天,转身对着Reese辩解道:“嗨,她什么时候说分了?”

    “分了?等等……你们在说什么?!”被Reese和Fusco夹在中间的Shaw放下酒杯,警觉的看着Reese,头顶那褐色的双耳立马竖了起来。

    “他们在打赌你多久会被Ms.Groves给抛弃……”Carter偏头过来好心解答,顺手要了一杯朗姆。

    “真是找死呵,我不得不说你们俩……嗯……还真是无聊……”Shaw满脸的黑线,扶着额头叹气。

    “是啊,谁叫他俩是单身,只有单身汉才这么无聊,不是吗?”Carter啐了一口,笑着回应。

    “嗯?只有单身……汉……才会这么无聊……”Shaw喃喃的重复着。眼睛慢慢地半眯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对着坐在一边还在和Fusco讨论午餐问题的Reese桀桀桀地笑起来。

    感觉到一旁气氛不太对劲的Reese不自觉的慢慢向后仰去,体内的警报已经哔哔哔地响个不停,全身似乎都要炸毛了一般。可是没仰多少,就被Shaw用手勾了回来。“嘿,兄弟,你不是经常说要帮我排忧解难么……”

    Reese点点有些僵硬的头,转念一想,似乎哪里不对,立即想摇头,可为时已晚。Shaw的瞳孔渐渐缩成了一条直线,慢慢靠近Reese:“听好,兄弟,要是你帮我拦着Root去找Finch,Mr.E研究的那套新式武器,我就送你一套,外加一瓶今年TM春季展最新的顺毛油,如何?”

    “Finch?他是谁?”Reese有些心动,且不说E最近老是摆弄着那些个玩意儿。光是那瓶号称提姆之森的至尊顺毛油,那可是好些上层名流抢都抢不来的极品。

    “他?”“他!”“Finch?”听到Reese的问话,对面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Reese ,满脸见了鬼的表情。

    “不是吧,John……你不知道……Finch?”

    “嘿,这绝对是在开玩笑的是吧……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升起来的……谁来告诉我……月亮也行!”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Lionel,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但是……至于John我就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了……桀桀桀。”

    大家完全忽视了解答Reese的提问,相互大眼瞪小眼的开始讨论起“Reese居然会不知道Finch,这简直是个天大的新闻”这个话题。

    挑了下眉,Reese撇着嘴无辜的望着三人好半天,努力的插进一句话:咱们局里……真的有这号……人?”

 

    提及提姆之森护卫队第八分局,新进的探员一定会在第一天的第一时间知道两个响当当的人物:拥有着堪称提姆之森最漂亮尾羽的第八分局“一枝花”Reese警探以及走到哪儿都会被百分之百忽视的幽灵先生Finch。两人的故事如果要八卦起来,可谓是说上一周都说不完,关于Reese的话题总会围绕着他帅气的脸庞,健硕的身材,强大的行动力(各种意义上的)以及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孔雀尾羽,当然还有和被他漂亮尾羽吸引住的各色美女之间的绯闻。而关于Finch的话题似乎……没什么……大家似乎只知道这位毫不起眼的档案室管理员是一位呆板,固执到有些迂腐的“百科全书”,但由于此人太低调不起眼到常被人忽视,以至于警局里面似乎知道Finch真实面貌的掰着一只爪子就能数过来。只是……Reese居然会不知道Finch,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管怎么说,为了那瓶至尊顺毛油,Reese决定解救自家兄弟“岌岌可危”的恋情,丝毫没注意到Shaw一向都是看好戏的眼神里还多了一些算计在里面。所以,当新的一天再次来临时,大家惊奇的发现,局内上空的乌云已经消散不见,而一向低气压环绕的Shaw警探正单手提着外衣走进警局,悠闲的步伐里面还带着一丝……轻快?不知所以的警探们都被这一现象吓得不轻,躲避得比以前更顺溜了。而一群“别有用心”的女探员似乎也抓到了新的话题,纷纷状似不经意地走到Reese的桌前想搭上话。然而话还没出口,发现有人围了过来的Reese从正在翻看的资料里抬起了头,对着前来的姑娘们露出了暖暖的笑容,开口问道:“请问,你们知道Harold Finch这个人么?”

    哑然失声,姑娘们露出了今早第二次惊讶的表情,不太确定的望着笑得很像龙猫的Reese。甚至有位没忍得住,“噗”的一下喷出一小口咖啡。

    很显然,面对两次惊讶,姑娘们更愿意围着Reese叽叽喳喳地开启八卦模式,甚至附近的一些男警探也围过来,加入了话题。

    “Finch?就是那个档案室的Harold Finch么?听说他人很阴郁,长相又可憎,所以才被安排到档案室去工作的。”

    “Finch先生么,听说是一位大百科呢,几乎问他什么事情他都知道,不过整个人似乎有些呆板,对很多事情纠结又固执……”

    “档案室的Finch啊,听说他是唯一一个“自由河事件”的生还者,不过听说也是因为那次事情以后,他就被毁了容,脾气也变得超级古怪。

    “Finch那老头么,特别古怪的一个家伙,局里的聚会从来都不参加,也没听说他邀请过哪个人去他家过……哎……等等,有过呢,局长去过他家呢……”由于盯梢了一晚没睡,有些犯困的Tao含糊不清的插了句嘴。

    此话一出,Reese的桌子周围静默了下来,随即像是炸开了锅一样,比刚才更闹腾了。

    “不是吧,就是那个金发的Nathan去过那怪胎的家?”

    “他们俩是啥关系啊……局长居然能进他家,这不是跟进了魔窟一样么,听说那人家里很是可怕,到处都是机关,许多人进去后就再没出来过!”

    听着周围越传越不靠谱的传言,Reese对传闻的主角又多了一些好奇。脸上依旧笑容不减的望着大家,手指却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思绪已经有些飘离本体了。

    坐在对面的Fusco听到有规律的敲击声,有些无奈的抬头开口道:“嘿,伙计们……”然后头朝着Carter的队长办公室点了一下,大家齐刷刷的望过去,Carter队长正隔着玻璃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

    浑身一哆嗦,大家纷纷四散开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快接近午饭时间,Reese准备拿着自己的小单反去档案室附近找找传说中的正主儿。虽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对Finch 评价说得神乎其乎,但归结出来就那么几个印象:其一,Finch是十年前自由河事件的唯一生还者,但是已经毁容得面目可憎。其二:Finch知识渊博,但为人呆板固执,做事古怪。最后,Finch有一种特别容易让人忽视的气场,局里人称幽灵先生,至今见过真面目的寥寥无几。

    “嘛,跟幽灵打交道,也不知道这相机能不能照出来形儿来。”Reese一边摆弄着单反一边向着门外走。

    “等等,John。”身后传来声音。Carter若有所思的看着Reese。

    “怎么了,队长?”Reese回问道。

    “那个……嗯……”Carter双手插在揣兜儿,神情有些不太自然。“你……还是别去打扰……Finch探员比较好……”酝酿了好一会儿,Carter无奈的回应。

    仰了仰眉头,Reese善意的回笑:“多谢你的建议,但是你看……”说完晃了晃手里的单反,转身出了门。

   “哎,果然是个劝不住的主儿啊……”Carter皱着眉头望着消失在门后的身影。

 

    Reese晃晃悠悠的来到位于地下二楼的档案室,半靠着门框望着门内。

    “果然没在啊……”发现室内空无一人后,Reese走进门四下打望着,时不时的用手里的小单反拍着屋内的陈设。

    档案室前室干净得让Reese有些惊讶。一般来说,是个雄性多多少少都会有自己比较邋遢的地方,虽然会穿着名贵的衣服,带着昂贵的手表,但就某些细节来说总会有那么一丝不尽人意。而这一丝地方,往往都是些让人忽视的细节里透露出来,比如厕所,比如办公桌。

    半倚在前台,Reese不自觉的撇了一下。电脑干干净净的摆在偏右侧的地方,左侧放着几个老式的公文收纳盒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些常用的文件,似乎为了找寻方便,每个文件还贴了简单的注释。暗褐色格子纹外套平整的挂在椅背上,被拴好垃圾袋的垃圾桶安静的放在桌子左侧。暗灰色的大理石地面被打扫得能反射出自己的身影,屋里的一角摆放着一盆不知名的热带落地植物,翠绿的叶子显示出这儿的主人平时对它照顾有加。通往档案资料库的门紧锁着,原本就冷清的地下室此刻更是一丝生气都没有。

    “唔……规律保守爱干净……洁癖?强迫症?”Reese一手摸着椅背上质感上好的大衣沉思着。

    既然正主儿不在,Reese也不想在此地逗留过多。拍完自己所需的照片,Reese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小黑本子上记着自己观察后的想法。刚拐过弯,不远处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Mr.Reese?好巧居然能在这儿看到你……”身后传来甜甜的声音。

    愣了一下,Reese略微有那么一丢丢被抓了现形的感觉,随即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女士释放出引以为傲的“个人魅力”。

    “好久不见,Ms.Groves,你没和Shaw去吃午饭?”Reese努力使得自己笑得一脸“和善”。不知为什么,Reese从第一次见到Shaw带着Root出现在他面前后,他就对这只红狐狸时刻保持着警惕,每次碰见她,体内的警报就会长鸣不已。

    Root一边用爪子轻轻梳理着暗红色的尾巴,一边笑意不减的回答:“最近手上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中午不方便一起进餐。”顿了一下,接着又懒懒的反问道,“话说回来,Mr.Reese不是一向不爱光顾这下面么,今个儿怎么有这么好的兴致下来转转?”

    “唔……最近有个案子需要查下五年前的资料,Lionel和Carter跟了另外一条线,我只好下来找找看了。”Reese不自觉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那找到了吗?”Root状似关心的问着结果,金色的瞳孔慢慢收缩成一条直线。

    “看样子今天运气不太好,管理员似乎不在,只有下次再来了。”Reese无视周身慢慢变得有些诡秘的气息,假装叹了口气。

    “Harry一般中午都会出去办事,刚好下午我要拿713案件的结果给Shaw,我帮你带上去吧。”Root卷了一下自己的发梢。

    “多谢,可有些资料还是自己找着最清楚,我还是下次再来拜访吧……顺道说一下,你再不去安慰你们家那头狼,用不了多久,这第八分局可能会只剩下地下这两层了,先走一步。”

    Reese并不打算跟Root做过多的纠缠,只想尽快回到地面呼吸新鲜空气。说实在话,Reese一直不喜欢地下室,泛白的灯光照在墙壁上显得那么的压抑,冷清以及一种没明由的孤寂。对Reese来说,阳光,美女以及喧闹的氛围才是他的最爱。

    “Harry?Harold?叫得这么亲密?”Reese向一楼走去,跨了两步台阶,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始往上走。“看样子,跟着这只红狐狸就能查到那位神秘的幽灵先生了……”想来心情一好,觉得那瓶至尊顺毛油又离自己近了一步,Reese的步伐都有了些许轻快,丝毫没注意身后的Ms.Groves死死盯着他的背影,舌头慢慢的滑过了獠牙。

 

    “卧槽,搭档,你这是见了鬼的认真啊!”晚归的Fusco提着外卖来到Reese的桌旁,看着正奋笔疾书的Reese,不禁皱了皱眉头,弯着也许还有点的腰看着满桌子的照片惊呼。

    “Lionel,我这可是为了自家兄弟两肋插刀啊。”Reese戴上了平时不怎么用的金边眼镜,正一边看着照片一边写着什么。

    默默的从纸袋里拿出一块可丽饼,Fusco一边嚼着一边问:“那查出些什么了?看照片这人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吓人嘛。”

    “嗯,Harold Finch,第八分局地下二楼档案室管理员,独居,但是养了一条马里努阿。十年前自由河事件唯一生还者,但事后提及却表示并没有目击到凶手,并且在此次灾难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导致劲椎三处骨折以及……腿脚不便。平时喜欢穿着样式比较过气的三件套来上班。每日八点准时上班,中午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会消失一段时间,目前未可知。晚上通常在二十点以后下班,临走时会把自己的管辖范围收拾得干干净净,准二十二点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出去散步,但通常不会离家太远。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咱们这位幽灵先生做事循规蹈矩,办事认真对有些事情及其固执甚至到冥顽不灵。当然了那条灰扑扑又无光泽的尾羽更是没得可看性。这么无趣呆板的老头,我不太明白为什么Ms.Groves会这么痴迷的关注他……”Reese伸展了一下由于长时间伏案而僵硬的身子,顺势向后仰去,半躺在椅背上。随手抓了一张偷拍的照片看,自顾自的回答Fusco的疑问。话没说完,一个略带颤音的声音传入耳中。

    “我并不希望Ms.Groves或者其它人会关注我。Mr.Reese,我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请你不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这样会使我难堪。”双手抱着半米高的资料的Finch站在Fusco身后努力使自己平静的说道,但略微急促又带着鼻音的话语还是出卖了主人有些恼怒的心情,更别说两只小小的耳朵还因为激动而变得了粉红色。

    一旁的Fusco拿着吃了一半的可丽饼尴尬的笑笑,打了声招呼便迅速侧着身子一溜儿烟的离开了警局,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Reese放下了手中的照片,半仰着头看着桌子对面的Finch。

    “晚上好,Mr.Finch,请问需要帮忙吗?”看着有些费力的抱着资料的Finch,Reese丝毫没有感到尴尬,像平常一般裂嘴笑着问。

    “并不需要,谢谢。”Finch把半米高的资料放到办公桌上那一堆自己的照片上,随即又抽出一张清单交到Reese面前,“十分抱歉现在才把资料拿给你,今天下午听到Ms.Groves提起你需要它们,所以我整理了一下给你拿上来。”

    取下放在资料最上面的公文包以及雨伞,Finch吸了口气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向笑着的Reese点点头,转身走向大门。刚走了几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再次转过身回到办公桌前,把雨伞放在桌边挂着,Finch望着满桌子的照片,不自觉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略干的嘴唇,双手把铺满桌子的照片迅速的整理好,收进自己的公文包里扣上了扣子。“再次希望,Mr.Reese不要这样做,这样真的会让我感到很困扰,以及……我先走了,祝你安好。”说完,Finch没等Reese回应,转身走出了门。

    半躺在椅子上的Reese,望着幅度越变越小的门,嘴角慢慢上扬。

    “嘛,粉红色的呀?”随手又拿出一张不知藏在哪儿的照片,仰着头有些发怔的看着。

照片里的Finch正坐在提姆中央公园的长椅上喂着地上的麻雀,有些歪斜的嘴唇微微翘着,一小截粉红色的舌头露出来,看起来有些小萌。

正看得发神,一道白光划过了窗外,随即滚过一声巨响,大雨毫无预兆的倾泻下来。看看指向快九点的时钟,Reese站了起来,关好电脑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忽然,台灯旁的东西引起了Reese的注意,伸手拿起挂在那儿的黑伞。想了一下,Reese笑着摇了摇头,想着自己是不是把Finch气的紧,一向以严谨著称的第八分局档案管理员居然会忘了拿自己的伞。随即推测了一下此时的Finch应该在回家路上的什么地方,Reese拿着雨伞关灯走出了门。

 

    Finch被瓢泼大雨淋了个透心凉,本是习惯性想拿起挂在左手的雨伞,却发现左手臂上空空如也,愣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自责的叹气。“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呢,Finch加快脚步往家走。没走两步,白光在脑门上空亮起,还未完全消失于夜空,“轰”的一个炸响从正上方传来。Finch被头上的雷音惊得浑身一颤,“啪”的一下,不由自主的展开了自己尾羽。

    “Mr.Finch,你……”身后传来有些诧异的声音。Finch心里一紧,浑身因为惊吓开始抖起来,僵硬地转过身来看着身后送伞而来的Reese警探。

    “我……”此时的Finch全身抖得不行,被雨水打湿的发梢紧紧的贴在头皮上,厚重的黑框眼镜后面,一双湛蓝色瞳孔的眼睛瞪得老大的望着Reese。

    看着被雨水浇湿了一身的Finch,Reese也是满脸惊愕。有些圆润的身躯因为大雨的冲刷,此刻正在路边瑟瑟发抖,一双眼睛惊恐的望过来,看着竟然有那么一点让人觉得不忍。而最让Reese吃惊的是,Finch展开的暗蓝色尾羽的地方在雨水的冲洗下,渐渐的褪去了暗淡无光的样子,露出了些许泛白的底色,在不时闪过的电光中,还微微泛着点白光。

    “这……简直是……”Reese惊愕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怔怔的看着Finch展开的尾巴。

    “……Mr……Reese……”Finch也怔怔的回望着街对面的Reese,在不断亮起的白光中看着Reese的表情,心里又是一紧,匆忙的收拢了褪色的尾羽,转身跛着脚慌慌张张的向远处跑去。

    “这……简直是……太美了……”Reese看着踉踉跄跄消失在前方黑暗中的Finch,不仅赞叹道。

 

    翌日,Reese警探提着早餐,哼着小调在提姆森林护卫队第八分局警探们的注目礼下往地下二层走去。

    “早上好,Finch。”Reese满脸洋溢着微笑出现在了Finch面前,而此时的Finch正因为头晚的大雨烧的迷迷糊糊的半趴在档案架上翻找着资料。

    “你……你……Mr.Reese……你来做甚么?”想到头晚自己一直隐藏得好好的秘密被眼前这位笑得不怀好意的男人给发现了,Finch心里咚咚的敲着小鼓。

    “我拿早餐给你呀……”Reese笑着回答,灰蓝色的瞳孔不自觉的收缩起来,像是发现了自己的猎物般。

    “嗡”,大脑不停的敲着警钟,Finch微微的向后退了几步,扶了扶快滑到鼻尖的眼镜,哑着嗓子回道:“我……没有……叫早餐的,Mr.Reese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你……”话音未落,Reese的脸在眼前放大了一些。

    “你是生病了么?”看着步伐有些虚飘着向后退去的Finch,Reese有些疑惑的向前走了几步。

    “没……没什么事……请回吧……Mr.Reese!”看到再次靠近的Reese,Finch心里的小鼓敲得砰砰响,连忙又踉跄地继续退后,直到背抵在了墙角。

    看着眼前一脸苍白,却因为发烧的缘故而导致两颊通红,海蓝色瞳孔的眼睛此刻正被泪水给包裹着,正有些迷茫又惊慌地望着自己的Finch。Reese心脏不知为何漏跳了一拍,随即皱了下眉,走到墙角。但这举动明显吓坏了墙角的人,Finch有些不安的左右晃动着,想离开这个没有退路的地方。

    对于Finch有些抗拒自己的举动,Reese也有了些不快,更是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顺势单手撑在墙上,把Finch困在自己的阴影之下,还展开了自己每日精心打理过的尾羽,彻底挡住了Finch想逃跑的生路。

    “你这是做什么,MR.Reese?”此时,Finch伸出小舌头舔舔因为发烧而导致有些干的嘴唇,哑着嗓子出声质问把自己的退路完全挡住的“凶手”,对于Reese目前的举动完全表示理解不能。

    “咚”的又是一下,Reese很惊讶自己有些欢喜又有些生气的心情,他对目前自己的行为表示了完全理解不能,但还是比较担心的伸出另一只手覆上了Finch的额头。

    “不要!”望着突然伸过来的大手,完全不知状况的Finch哆哆嗦嗦的发着颤音叫道。

    “你想干什么,Mr.Reese。”门口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Reese转过头看去,一头金色短发的男子站在资料库门边冷冷的看向自己,身后站着笑得一脸得意的红狐狸,以及满脸无奈的Fusco和Carter。

    “Nathan……”听到熟悉的声音,Finch从Reese的臂弯中弹出半个头来。

    “Mr.Reese,你因为猥亵他人以及妨碍公务而被逮捕,有什么事情,请上楼去说吧。”Nathan局长一脸漠然的说道,并顺势向Carter点了下头,Carter无奈的翻了下白眼,默默地走上前取出手铐把Reese拷上后带出了资料库。


送阿呗生贺 @nicechoco 


嘛,送给@贰万入迷ME生日小漫画,RF小剧场,临时赶制,画得不好,请笑纳~~